夜阑未休

我永远喜欢吴邪

很喜欢一个人是怎样的体验【知乎体】

-金中心微all金
-凹凸世界有网络设定
-原创人物视角,人物单箭头金
-我真喜欢金

3954关注 214回答

@追光者

6234赞同.1314回答.三天前

谢邀答题!

关于我现在喜欢的人,我很难用自己贫瘠的言辞形容他的美好。但既然被邀请了,就尝试着说说好了。

我来自一个还算有名气的家族,家族里孩子挺多,我算是其中不出彩但也不差劲的一个,能力的话也算是有一些,但是相比其他人就算是平庸了。我明白继承人轮不到我,甚至只要未来家族老一辈的遗产能给我分一杯羹,就算是兄弟姐妹们仁慈的对我了。

我不知道这样的我活下去有什么意义。可我又害怕死亡,于是就继续碌碌无为的过着这样平庸的生活。

后来家族送我们中的一些孩子去一个很危险的地方,说是让我们历练。可我很清楚那个地方的实质,估计是打算把我们这些家族里吃闲饭的人都在那里自生自灭,一劳永逸地解决家族不需要的废物。

我在那个危险的地方,靠着运气和自己在家族学到的一点点东西苟且偷生。日子浑浑噩噩的过去,不过倒是比之前的平庸还要好一些了,起码我有了事做。

我从来不甘心做一个平庸的人,可惜创世神听不见我的祷告。

直到后来,我遇见了他,我遇见了那个在黑暗之中散发着温暖而明亮,又不刺眼光芒的人。

那时候我被怪物追杀,狼狈的逃窜,像是过街的老鼠。疲倦和疼痛让我双目发红,恐惧和求生欲望使我丑陋而扭曲。

这也许是我这辈子最不堪的时候。

我在被沾染血污而模糊的视线中看见了他,求生欲促使我声嘶力竭的向他求救。他显然是听见了,拉着我逃跑,用自己并不强大的力量抵抗着后面的攻击者。

“请你撑住,陌生人!”他大喊着,温暖的手扣着我的指尖,源源不断的传达着太阳的光与热。他在勉强的抵抗中艰难的前进着,没有放开我自己逃走。

我突然愧疚起来。他是个善良的好人,我不希望他死。如果我现在放开手,也许他就不会被我连累。

我一点点的把自己的手抽离出来,然而他却察觉到了我的意图。他做了我完全意想不到的举动——紧紧的捉住我的手。

“不要放弃!”他用力的握了握我的手,“我们可以逃出去的!”

我不记得我们是怎么逃出去的了。但我记得他大笑着说,“好险啊。”我记得他又看向我,蹲下来看着瘫坐在地上的我,担心的问我,“你没事吧?这些伤口看着好疼的样子啊。”

我记得自己抹开脸上的血,凝视着逆着光的男孩,他脸上细小的绒毛都可以看清。而他的眼睛是我见过最干净的蓝色,没有任何自然界的景色可以比拟的颜色……那是灵魂的蓝色。

他太干净了,也太温暖了,照的我这个黑暗中的老鼠无地自容。

可我看着他的眼睛——只有我的身影。在他的眼里我似乎并不那么平庸。以前从来没有人这样直接,认真的注视我,也没有人会问我“你疼吗?”

从那一刻开始,我的狭小的心脏里装下了一个人。他装在那里刚刚好,再也容不下其他人。

我后来又遇到他几次,可他却没有认出我来。不过我并不在意。看着他就让我很满足了。

不出我所料,他身边果然围着很多人。不管是冷酷的大赛第二,狡猾的星月魔女还是紫堂家族内敛的孩子都围着他转。

我看见他们都被他温暖了。我看见战士露出温柔,看见魔女露出真心,看见少年露出信任。

他果然是太阳。太阳普照世人,他不会为任何人驻足。

为了继续待在他身边,我付出了以前根本难以想象的代价,变强再变强。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在他危险的时候拉住他的手,笑着对他说,“需要帮助吗?”

这个信念支撑着我向前。因为我知道空谈喜欢是没有用的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紫堂家的那个孩子,我也许和他是同类。不过他比我善良,也比我勇敢。如果有机会的话,也许能和他成为朋友吧。

后来,当我在迷宫里听到他对我喜欢的人说的那些话,就知道我们对他其实是一样的。希望守护这份光,希望守护这份干净。

我会变强,然后保护他。但我不会强大到伤害他的地步,如果到了需要刀剑相向的一天,我一定会帮助他杀死自己。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你,包括我自己在内。

当然,如果有机会,我希望杀死我的是他,这样他也能获得更多积分。

晚安,世界。今天我还是喜欢他。

关于格洛莉娅讨厌埃蒙的七件事

【零】
格洛莉娅·维拉,卡罗魔导机械工坊当家,年纪轻轻就获取了A级资格的工会新星,北国特纳家族嫡女瑞亚·特纳的密友,以及——
新晋的埃蒙女友。

【一】
是个木头。
当然,不是那种真正的木头,而是一种胜似木头的人型生物,俗称木头人。
“光长武力,没长情商。”格洛莉娅小姐在和闺蜜瑞亚的聊天的时候如是说,“大个子他就是个木头!”
“可这个木头把你泡到手了啊。”尤诺眨眨眼,神色狡黠。
“为什么我和瑞亚姐的茶话会会有你这个自大的家伙在这里啊!”

【二】
奇怪的口味。
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黄色鸟类(大概是鸡吧)介绍说,碳烤蚯蚓是J神最喜欢的食物。据说其不仅拥有极高的蛋白质含量,味道还十分鲜美,堪称是西国美食中最不可错过的一道。这位黄鸡先生很快被一个绿色长发,神似东国某位侍卫长的先生领走了,他在临走之前慷慨的为记者泡了一杯热茶。
……看来东国也有很多味觉独特的人呢。

【三】
喜欢他的女人很多,男人更多。
“J神!J神!J神!”
竞技场里的观众们热情的呼喊着那个男人的名字,就连主持人也跟着狂热的喊着这个词。
“喜欢你的还真多啊。”格洛莉娅感叹,“看看,连男人身上都纹着'J神'!”
“可会叫我大个子的只有你一个。”埃蒙看了她一眼,“比起他们的声音,我更喜欢你叫我大个子。”
格洛莉娅没出息的脸红了。
“等等,即使这样也不能掩饰你男女通吃的事啊!”

【四】
太会无形的撩妹。
又一次失败了。
格洛莉娅暴躁的扔掉了手中的零件,瘫倒在身后的椅子里。
“还没成功?”一直沉默着擦拭刀背的埃蒙开口了。
“嗯。”格洛莉娅揉揉眼睛,没精神的打了个哈欠,“这次的委托不简单啊。”
“困了就先休息一会儿吧。”埃蒙揉了揉格洛莉娅凌乱的头发,又转过头去干自己的事了。
所以他没看见格洛莉娅又红起来的脸。

【五】
话太少,总不和她聊天。
“大个子!今天我和瑞亚姐一起吃冰淇淋,是全新的口味哦!”
“大个子!今天我爸说有机会想见见你,你可得好好准备啊。”
“大个子!我今天看见南国那个帅哥了,他看起来好严肃啊。倒是那边那个蓝头发的家伙看着很好相处哎。”
“大个子!我做出了新的机械傀儡哦,你要不要看?”
“大个子,你出任务怎么还不回来啊,我好无聊啊,快回来陪我冒险啊。”
“大个子,战争都结束啦,回来吧。”
“大个子,你再不回来我跟别人跑了哦!”
“大个子,我给你带了好吃的哦,是碳烤蚯蚓啊,不起来吗?”
“大个子,我去了很多地方旅行。瑞亚姐和我一起去的。”
“大个子,你睡的太久了吧。”
“大个子,我想你啦,一点点而已。”

【六】
不和她组队。
“危险的事你就不要来参合了。”
“喂喂喂,我可是个很喜欢冒险的人啊,而且再怎么说,我也是A级佣兵,可以保护好自己,不用你担心啦。还是说大个子你其实在外面有人了?”
“那你要跟紧我。”
“大个子,你有时候还真的挺像是护崽的老母鸡的。”
“好啦我开玩笑的,你别生气啊!”
“真的生气了?你不会这么小气吧。要不给你道个歉——唔?”
“大个子你怎么不打招呼突然吻我!磕到嘴很疼的好吧!”
“老母鸡生气了。”

【七】
有时候帅的不可思议——虽然平常也是很帅的。
“诶?那些傀儡失控了……你说,怎么办呢? ”
“哼……那就拆了!”
格洛莉娅轻轻的笑了起来,琥珀色的眼睛映照着黎明。
“那么就说好了,”年轻的A级佣兵抬起了手中的枪,“千万别死在我前面啊。”
弗尔萨瑞斯守望黎明,那么在黎明之前,所有的灾厄都会被挡在他们的身后。格洛莉娅不相信神明,而埃蒙也是——他们只用人的力量将摇摇欲坠的国家撑在肩上。
在西国的残垣断壁上,天边的朝阳在缓缓地升起。

从此再无esa

之前还在心疼sa的身体,现在e就现充了。
再见esa

ESA虐向10题【下】
【六】斩断联系
Elissa在很久之前换掉了她在b站原来的名字。
不久前又换掉了头像。
最后她的关注列表不再孤零零的只有那个人。
老E的列表里没了熟悉的那个人。
原来已经这么久了。原来久到伤口也可以抛之脑后,久到可以放弃了曾经有联系的一切,久到过去只剩下曾经的观众在屏幕前笑着流泪。
祝你们幸福啊,各自的,单独的幸福。

【七】当局者迷
尿姑娘的评论,被困在这感情迷宫里的两个人看见了,可他们不约而同地开玩笑避开了有可能的一个选项。
抛弃的不是一个人的过往,而是两个人共同的青春。

【八】旧梦
木星人终于鼓起了勇气。
“是金星人吗?好久不见。”她很怕很怕,但还是努力微笑。
与此同时,金星人扔下手里的手提箱,他的心脏疯狂的在胸腔里鼓动着,所有的痛苦伤痕似乎在一瞬消失不见了。
他们在拥挤的车站向对方跑去,不顾星球之间的隔阂,不顾曾经受伤的过往。
金星人迫切地伸出手,抱住了想象中的温热柔软的身躯——



















梦醒。

【九】殊途陌路
有一个人,你能为她献出生命,可你不再愿意见到她。

【十】真相
别傻了,坑底的各位,他们再也没有可能了。
不,也许他们从来就没有过任何可能。
ps:因为太伤感了所以配了一张温和的图片……顺便我的ID是我家长改的别介意,最后这篇文拖了这么久真抱歉啊(私心sasa的tag)

#虐向十题【上】#
#献给我最爱的elissa和老e#
#大多取材于真实的事件,有轻微的脑补成分#
#我就是因为这两个人入坑的,可惜他们已经分道扬镳,这些都是我在无数次回顾两人打游戏的视频之后的感叹,不希望带给两人任何困扰#
#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写爱情#
【一】从此再无人生还
明明标注的是未完待续,可是封面放大之后,却有淡淡的end。
是啊,求生之路我们赢得很漂亮,求婚之路却输得一败涂地,再没有丝毫挽回的余地。
求生也许还会继续,可以前的自然和亲近已经被撕毁。
从此再无人生还。

【二】伦理问题
当年他打求生的时候,曾经为了从尸潮里面冲出去而抛弃了她。
可是他跑到尽头的时候才发现,原来门后不是安全门,他又一次回到了原点,开始新的一轮游戏。
可有一点不一样了,这一次,他是孤身一人。
原来那个自杀的生还者,是因为参透了这无尽的循环啊。
他忽然狂笑,也不知道是在笑谁。

【三】不可提及的名字
没人再提过她的名字在他的直播间。
即使他们一起玩游戏,也再没有粉丝们调侃似的吐槽他们“秀恩爱”。
像是无法愈合的伤口,又像是路面上的大坑。
既然治不好,就不去管它。
所以就这样了,所有人都全力维持着走钢丝一样提心吊胆的平衡,达成了一种最悲哀的默契。

【四】一生都不曾出口的话语
这是双e,陆夫人还有乌鸦一起打的的求生之路。因为他们开错了等级,平常打惯了写实高级这样最难等级的他们,玩高级轻松的像是在过家家。
于是他们开始无聊地聊天——期间夫人为了保护elissa,被witch,这个攻击力超强的女巫抓倒在地。
“啊呀陆夫人又牺牲了!”乌鸦笑嘻嘻地扶起他。
“我要是不那什么,e妹子就要那什么了,这时候必须得果断啊。”
“不要叫我e妹子啦。”一向好脾气的elissa居然反驳了陆夫人的话。
场面安静了几秒,老e也不知道是不是调节气氛地突然接话。
“要叫e——”话没有说完他就笑起来。
弹幕瞬间刷屏了整个屏幕。
“e嫂!”
粉丝们兴奋的不行,这对一直是他们最喜欢cp的称呼,居然快要能从故事主角的嘴里听到。
可后续四人组的聊天却证明了老e想说的其实是e哥。
直到他们决裂,也没有人知道那天老e到底是不是真的想到了这个词。
可是可以确定的是,穷极一生,他也不会在elissa面前说出这个词。

【五】美好结局
老e要结婚了,对象不是elissa。
elissa要相亲了,对象也不是老e。